Search (powered by Google)

自定义搜索

Thursday, December 29, 2016

人生管理学

身边很多人其实都曾抱怨过自己的上司如何如何,或者表达出对于管理层的不削。对于他们而言,管理就等于必须和许多人打交道,解决人际关系问题,计划和安排这个那个等等。所以很多时候这些人都会宁愿把自己和管理有关的任务划清界限,一个人默默的工作,觉得这样“平静”的方式最好。

对于抱有这种态度的人,我发觉很多时候,他们其实不止工作上不削于参与管理,就连私人生活也是缺乏管理和计划的。投资理财就不说了,有些时候一些人甚至不清楚明天或者今天要做些什么。他们可能在家HAY一整天,又或者会心血来潮的要去某个地方或做某一些事。他们总觉得计划赶不上变化,所以不如随机应变,率性而为。

如果一个人打算一辈子庸庸碌碌的过着,没有目标,没有理想,这样的生活方式倒也无可厚非。但如果这种率性会影响到家人,朋友,这种性格更适合被叫做【不负责任】。

一个在生活中表现出自律的人,在工作中也会更加有效率和富有前瞻性。中国有句话我很喜欢 - 修身持家;治国平天下。 如果自己都不能管理自己,如何能够维持一个温馨的家庭;如果几项任务都不能有效完成,又如何能够闯出一番大事业。

Tuesday, December 27, 2016

改车

由于手脚并不是完全的灵活,只能在某个范围内活动,因此汽车如果不增加一些小配件,我就开不了汽车。基本上一辆新车除了能够必须让我出入自如,方便搬运我的步行器外,我还必须确保车子安装配件之后能够轻松驾驶。

三样配件分别是讯号灯左迁装置,油门踏板增高配件,以及左脚无功能踏板增高配件。

这次买车之前就找了间车店,老板爽快地说没问题。结果那个讯号灯左迁装置摸了3个星期才弄好。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不是自己弄,而是找别人做。12年前我买kenari时,新山的那个车店老板只花了4个小时就弄好了全部3个配件。而这次弄了3个星期,却只弄好了一个。还好这次弄出来的东西品质比较不错,不然就真的要发飙了。

为了不浪费时间,昨天我去找了另一个汽车装饰配件店。由于Jazz 的油门比起其他汽车低了很多,结果研究了10多分钟才想到怎么把它弄高。可是最后的左脚踏板依然没办法弄好。

这个星期还要到其他的地方问问看有什么办法把踏板弄高,不然新车买了就没我的份了。呜呜呜。。。。。

Saturday, December 24, 2016

Monday, December 19, 2016

经济差了吗?

其实自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就都不怎么样, 尤其最近三年经济更是不好。虽然大家每年都会听到物价高涨,人民抱怨钱不够用,但神奇的是亚航依然不断刷新载客量,ADIDAS 和各类名牌旗舰产品的推荐礼依然大排长龙,甚至挤破玻璃。

经济真的变差了吗?如果从马币贬值,从人民储蓄率,资产借贷率来看,经济的的确确的是变差了。但是,如果从消费习惯,消费模式,消费总额来看,经济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改变。商场,电影院依然很多人;旅游景点依然塞车;假日依然看见很多人在面子书上晒国内外度假的照片。

经济真的变差了吗?我也傻傻分不清楚了。。。。

Thursday, December 15, 2016

又一个十字路口

上个星期有个朋友说他在新加坡找到了份工作,应该会去试试一年,看看怎么样。曾经他是抵制到新加坡工作的死忠派,因为新加坡钱赚不够多的话就会活的很卑微。在这里买辆车,买间小屋,有瓦遮头,要去哪里都方便自由。但在新加坡车贵房贵,工作时间也长,生活素质会被大大降低。但是在物价高涨,马币连连沦陷之后,3倍的兑换率让他不得不为五斗米改变立场。

他的决定让我重新记起几年前一直耽搁到现在的抉择,要到新加坡工作吗?当初为了一个人留了下来,但现在这个理由已经不存在了,想了想,留下来的理由似乎越来越少,而回去的理由却越来越多。

3倍的兑换率,如果能够找到和我朋友差不多薪水的工作,就算接下来完全不投资,扣除花费,单靠储蓄我也能够在4-5里达到基本的财务自由了。而且新加坡靠近我家,几乎可以每个星期都回家陪父母。在新加坡也可以和妹妹一起住,不会太过孤单。唯一不喜欢的就是上班不方便,新加坡太过于忙碌的生活,以及新加坡人的素质(虽然马来西亚人的素质也不怎么样)。

槟城是一个好地方,如果能够在这里找到个伴,我倒真的愿意一辈子留下来。不过一个人住久了,开始觉得累了也烦了。而且更重要的是父母年纪渐大,我也的确想要多陪陪他们。

希望未来一两年我能够做出最后的抉择,决定去留吧。

Sunday, December 11, 2016

该结束的终该结束

亲手结束一段感情是非常不易的,尤其是当那段感情曾经刻骨铭心。不过无论如何,当这段感情已经不可能再有什么希望,任其苟延残喘还不如狠心割舍。

我不是一个伟人,更不是什么绅士,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让我常常面对一个深爱着的人而要以朋友甚至知己的方式对待我做不到。也许我的确是一个懦弱的人,要我完全斩断一切情感而重新带上好朋友的面具,或许需要好多年的时间。这是长情还是幼稚,就让其他人自己判断吧。

过去一年多,我尽量的避开见面的机会。但我知道她把我当成好朋友,一直试图的要维持朋友的关系。我不介意短讯或网上聊天,但我不太想要和她出去。看不见他,我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但见了面,那种无奈的不甘又会袭来。我为她的幸福而高兴,但不代表我的心就不痛了。保持着距离,也许是最好的。

可惜昨晚她一再相逼我为何逃避他,一时冲动下我把感受都说了出来。她似乎生气了,只回复知道了。我想也许,连朋友也没得做了吧。有点后悔,但也有点放下重担的感觉。她有爱她的男友,有一群爱得要生要死的姐妹淘,很快的我就会被尘封了吧。

结束,也许才是最好的。

Friday, December 09, 2016

OKU 贴纸

由于有时必须一个人驾车出去,所以如果要去的地方有残障人士的停车位,就会方便很多,当然前提是没人先占了那些位子。也因此我必须在车上贴上残障人士的贴纸,免得被人拍照放上网说我脑残。

不问不知道,一问才知道原来马来西亚要拿张贴纸竟然这么的麻烦。原本我以为我拥有福利部发出的残障人士证件,就能很轻易的拿到贴纸,最多也只是填填表格而已。没想到打电话到陆路交通局才知道要申请贴纸,必须先到政府医院拿医生证明,证明汽车的所以改动都是必须的。

然后,就要拿着证明书,带着改好的汽车,到陆路交通局去让他们审查,才能拿到贴纸。而且拿贴纸不是随便哪个分局都能申请的,必须到指定的分局申请。算一算,最少也得请两三天假才能搞定。实在是真的麻烦。

想一想,难怪大多数残障人士也宁愿去外面买类似的贴纸,也不愿去申请免费的官方贴纸。

Tuesday, December 06, 2016

新车

星期天终于去领了新车,虽然还不能亲自驾驶,不过感觉还是挺高兴的。新车功能不少,很多东西需要时间去熟悉。大致上父亲的评语是相当满意的。

Saturday, December 03, 2016

爸爸来了

又到了年终,爸爸像往年一样,会来探望我一个月。说是探望,但其实是来帮我收拾屋子的,哈哈。毕竟家务我做不了太多,钟点工人也不可能打扫得太干净,因此父母每年一来总会把我家翻开来清理一遍。

今年妈妈没来,因为家里有个小瓜要照顾。到时我那个非常捣蛋不听话的侄子黏了过来。这个侄子刚刚拿了UPSR成绩,理所当然的惨不忍睹,需要读预备班。但我二哥似乎要把他弄入中一,他认为反正也不是读书的料,不如早点毕业出来工作,吃点苦长进点好。

这一个月看来不会寂寞了。

Thursday, December 01, 2016

谈心事的朋友

也许出来工作久了,大家的生活因为家庭,事业等等变得忙碌,很多时候会发现曾经很要好的朋友都变得少联络了。尤其像我这样的奇葩,能够说得上心事的朋友本来就没几个,现在有时更是找不到人说上几句心里话。

找个聊得来心事的朋友,难度其实并不比找个好情人少多少。有些朋友虽然对自己真心诚意,但人生观和价值观的不同,又或者个人性格的差异,都会导致两个人聊起心事时没有【酒逢知己】的畅快感。所以如果身边有个知己般的人,请绝对要好好珍惜。

湖上一片云,明月为知己。
却被清风吹,吹入深山里。